徐州人网(www.wsxzr.com)致力打造徐州本土最权威的网络媒体。

徐州人网首页

解放前徐州江湖八行门

分类:徐州文化|时间:2017-05-25 16:50:11

老行当拉洋片

老行当酒瓯头

老行当黄雀叨卦

编前语:

本文作者孙茂松解放前曾任多家报社的记者,自己曾创办过报纸,经历坎坷,见多识广,熟谙徐州百姓民俗风情。此文是2014年11月本版编辑前去铜山张谷山村看望孙茂松时,闲谈间的约稿。此后孙老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完成30多页的手写稿。此后不久,孙茂松老人于12月去世,享年90岁。

本文整理者孙茂洪为孙茂松老人的胞弟、《徐州交通志》主编。

何谓“江湖”,指的是人群社会。古代人谋生只有农、牧两业,随着社会的发展,又出现了其他行业,俗称三百六十行,概言之工农商学四业,乃为正业。后由于天灾战乱,农村破产,民不聊生,社会上便产生了许多不正的行业,五花八门,从事者便成了江湖人。江湖,在中国文化中有多种含意,但大多数均表示某种在官方(庙堂朝廷)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之外的东西,可指为黑道的圈子。

上世纪初的徐州,江湖上混日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要精明强干、脑瓜灵活、能说会道、会使软硬憨刁的手段,方能站住脚。

江湖人首先必须学会春点。所谓春点,即是黑话、行话,外人不懂。行话说“能给一锭金,不给一句春”。徐州各行业都有自己的春点,又叫调侃。

一般来说徐州江湖上可分八个行门:即是金、皮、彩、挂、评、团、调、柳。现将所知各门点滴分述如下。

一、金门:为算命、看相、起课、圆梦、释签、测字、看风水等。

此行要想“火开腕儿”,即传开大名,必须有“尖活”,真本事。该行当历史悠久,自从太古出现龙图洛书、伏羲画八卦,周文王根据阴阳八卦演出周易,后被江湖人视为至宝,成为“安根”(吃饭)的工具。

上世纪初徐州从事算命这一行当的不少,盲人占一定的比例,他们以人的生辰八字,用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及天干地支来推算人的命运,妄论人一时一生的吉凶祸福。解放前干此行当的多在黄河沿、桥头、车站等处立窑摆摊。也有流动的,手持“诸葛神算刘半仙”字样的招牌,上写“预知祸福、指点迷津”,手中打着竹简,吆喝着“算卦、算卦”。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徐州大马路五孔桥西有姜玉州算命馆。房内桌上摆有文房四宝、占卦的用具和书籍,如“麻衣相法”、“渊海于平”、“柳庄”、“诸葛神算”、“易经”、“八字精介”等,另有签筒和测字卷。

此人绝非等闲之辈,伶牙俐齿、长袖善舞。凡来求签问卦者谁没有一些疑难要解答,此时他便郑重其事地施展他的伎俩“敲打审千隆卖”,故作异态。所谓“敲”是旁敲侧击,“打”是猛然问话,“审”是察言观色,“千”是以生死灾祸加以恐吓,“隆”是恭维吹捧、劝导鼓励,“卖”是收取封金,最后指点迷津。“姜半仙”虽然以算命为生,但与社会官、私两面有头脑的人物均有酬酢往来,并是青帮头目,当了多年的月波镇镇长。

看风水的旧时称“阴阳先生”,主要替人相住宅、相墓地。旧时盖房、修墓都要讲究风水好坏,求得子孙兴旺,财运亨通。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徐州有个著名的风水先生姓阎,十里八乡的人都求他看风水,此人自恃有真本事,处处显摆,指责别人盖房选址方位、高低、式样不对,必须扒掉重建,否则会交恶运,谁也不敢违意,只好照办,后来人送他绰号“阎扒屋”。

二、皮门:走江湖行医卖药和卖假药的,调侃行话“挑汉儿”。

此门类又分卖眼药的叫“挑招汉”,卖咳嗽药的叫“挑顿子汉”,卖膏药的叫“挑炉啃”,卖药糖的叫“挑罕子”,卖牙疼药的叫“挑柴吊汉”,卖大力丸的叫“挑将汉”,卖仁丹的叫“挑粒粒”,卖闻药和避瘟散的叫“挑熏子汉”,卖丸散膏丹的叫“汉壶座子”……

上世纪前期人们往往把那些卖假药行医的江湖骗子和江湖郎中混为一谈,其实江湖郎中也真有一些治病偏方,如烫伤、皮癣、咳嗽等小症,但那些号称有祖传秘方、宫廷秘方能包治百病的假郎中,十有八九是骗子。如解放前徐州一贯道首,外号孙秃子,其实他对医药一窍不通,却好给人看病卖药。记得我小时候有次感冒发烧,父亲带我到他那求医,他故弄玄虚地问切一番,便包了三包药让我回家喝下,病立马就好,谁知到家取开一看是香灰,你说可气不。此骗子因害人太多、罪恶不赦,新中国成立后被镇压。

那个时代医学不发达,穷人有头疼脑热便请江湖郎中看病开药,此行当特火,钻杵儿(挣钱)容易。解放后街头游医逐渐少了,但在农村集市上还会看到。

三、彩门:变戏法、玩魔术、演杂技的,行话称“彩立子”。

彩门中又有区别,变戏法兼武功的叫“签子”;卖戏法的叫“挑厨供的”;变洋把戏的叫“色唐立子”;如人头蜘蛛、人头讲话、山精海怪统称“腥棚”,大戏法叫“落活”或“卸活”,小戏法是“抹子活”,堂会叫“家挡子”。以前称魔术为戏法,变漏了叫“泡了活”,不同的戏法都有侃子,仙人摘豆叫“苗子”,空壶出酒叫“拉拉山”,空杯出莲花叫“碰花子”,大挂出大海碗叫“揪子”,喉中吞剑叫“抿青”,吞铁球叫“滚子”,金枪刺喉叫“大腥”。

彩门行过去大都在黄河沿或庙会上,耍猴卖艺、变戏法玩魔术,热闹得很。真正大的马戏、杂技班子很少,早年著名的崔兴州魔术团来徐州,在人民舞台连演一周,观众拥挤、盛况空前。上世纪四十年代,南洋的环球大马戏团来徐,在原云龙舞台附近搭三丈余高的圆棚,顶尖处插一大旗,上书“天下第一大马戏”,演的是美女驯虎、空中飞人等精彩节目,观众云集。

此间发生一个小插曲,当马戏团演了三天后,其棚顶的大旗不翼而飞,该团主又气又惊,便拔棚转穴,此新闻当时轰动徐州,据民间传说是西关南菜园一姓张的镖局老人取走的,一时传为佳话。

四、挂门:武行,保镖护院的。

该行当须有真功夫。过去交通不发达,商贾官宦出远门携带钱财货物,怕被绿林或盗贼劫掠,便请保镖护送,于是镖局应运而生。

镖局行春点隐语俗称黑话,外人不懂。此门春点行话颇多,行走江湖必须会用,对上话便是朋友,说不好就会交恶,甚至丢了镖、送了命。

上世纪初期全国有十大镖局,清末民初徐州脚行运输业的保镖有帮派大字辈的陶昌风,公称陶六爷,系新沂人,武艺高强,当时徐州及各县的马车、洪车的货车队插上陶的镖旗,土匪都不敢妄动。另外还有一位著名的镖头高大奎,此人曾在光绪年间为慈禧太后的禁卫军打顶马(前锋开道)。1923年5月6日发生震惊中外的临城劫车事件,当局在中外的强大压力下,不得不邀请这位帮首镖头前往劫车头目孙美瑶据点抱犊崮说情。

随着社会发展,镖行逐渐衰退,一些会拳脚功夫的人便闯荡江湖,打拳卖艺为生,如柳新乡的赵某,外号赵二花枪,就以会些武功常年在外走穴。解放前故黄河滩常见此情景,习武卖艺者扎靠紧束,脚登薄底快靴,打好场子后,便双手作揖念念有词道:“各位老少爷们,在下祖居河北,只因家中遭灾流落贵地,今天鄙人一不卖药,二不看病,不怕各位见笑,我冒昧地在大家面前过两招,与各位交个朋友,练好了您叫个好,练得不好请多多包涵,献丑了。”说完便伸展腿脚,将枪棒取出施展武功,不外乎枪刺咽喉、钢板击头、滚地九节鞭等,演完后双手抱拳说:“献丑献丑,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有钱帮个钱场,没钱帮个人场。”此时围观者出于怜悯纷纷解囊。小时候我最喜欢挤那样的场所看热闹。

五、书门:此门春点叫“使短家伙的”,又称“博君”人,意思是博君一笑。

这行内术语很多,如“梁子”指的是故事梗慨,“扣子”指的是悬念,“询家”指的是听众,“起堂”是指听众走了,“堤搂把子”指的是书棚伙计。对所说的书名都有隐语,如济公传叫“串花”,封神榜叫“神册子”,小五义叫“小黑脸”,西游记叫“砧天儿”,三国演义叫“汉册子”。

说书场子大多较简陋,说书人坐在桌子后面,道具是一把折扇,一方惊堂木,说书人身着长衫,手持折扇开讲故事,声情并茂,讲的大部历史小说如《三国演义》、《隋唐演义》、《七侠五义》、《施公案》、《彭公案》等,每当说一段落或关键处,惊堂木一拍: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接着书场伙计开始向听众起钱。

徐州解放初期资料统计有书场84家,多在公园、娱乐场所,如永安商场、利民市场、模范商场等处,随着广播和收音机的普及,书场逐渐消退,人们从“话匣子”就能听到许多评书名家的精彩段子,如单田芳的《白眉大侠》,田连元的《杨家将》,刘兰芳的《岳飞传》,袁阔成的《三国演义》。

六、团门:主要指相声、口技、拉洋片。

相声来源于八角鼓,古作“象声”,摹拟口技而来。此门春点叫“团春”,又叫“臭春”,分一个人说为单口叫“单春”,两人说叫“双春”,三人以上叫群口。

相声讲的是“说、学、逗、唱”四种技巧,寓庄于谐,以讽剌笑料反映社会生活现象,以引人发笑为艺术特点。该门派术语有“逗哏”、“捧哏”、“包袱”、“贯口”、“柳活”、“腿子活”、“怯口”、“抓哏”等。徐州解放初期,黄河沿的“百花园”曲艺场,说相声的名家有张明新、王元臣等,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

口技艺术靠嘴学各种声响,如鸟语、各种车辆声音、婴儿啼哭等,维妙维肖、以假乱真。

拉洋片又叫看西洋镜,两人操作,一人将画框推进特制的大影箱,观众从镜孔观看,推者口中唱道:推来的推哟,换来的换,看看杭州八大美景,金陵十大美人,快来看哟,边唱边推,影箱那头另一人接换。

演木偶戏的又称“十不闲”,一人操纵木偶,又敲锣打鼓,又模仿木偶不同角色唱念表演,实在功夫了得。

七、调门:盗窃和拐骗。

盗窃江湖调侃叫“老荣”,又叫“镊子把”,社会上称他们为“小绺”、“三只手”、“小偷”。他们的师父叫“瓢把子”,一般不出手,小绺们偷来的钱物必须交给师父,三天之后如无有“老柴”(警察)来找,便可分赃。旧社会治安混乱,扒手随处可见,有些手法高明的眼疾手快,令人防不胜防。

拐骗,专门拐骗小孩的称“拍花党”,趁大人不备,将小孩诓骗或劫持,弄到远方卖掉。旧社会苦难岁月,各地都有“人市”,徐州黄河沿三马路处就是“人市”,在那可以做买卖妇女、儿童的交易。另外拐卖妇女的称为“拆白党”,他们使用骗术,将年轻妇女骗到手,卖到外埠,买方大都是老光棍汉,将买来的女子严加看管,想逃出很难。有的骗子用“放白鸽”骗术让一女反复行骗多家。解放后拐卖妇女儿童现象虽然少了,但未绝迹,公安部门加强对此犯罪的打击力度,严惩拐卖、净化了社会。

江湖上的骗术甚多,除上述外,还有四大门即“风、马、雁、雀”,其规模和生意都较大。

“风”是团伙蜂涌而至,协同行骗,骗官敛财,一般是对做官和有钱人下手,得手后迅速脱身。

“马”是指土匪行伙,断路截径、占山为王,如民国年间鲁南抱犊崮的巨盗孙美瑶,截掠津浦铁路客车,就是一例。

“雁门”也作“颜门”,指的是以女色为诱饵进行行骗。

“雀门”是指骗子多扮假僧人道士,借用“神术”装神弄鬼、捉妖拿魔、为人消灾去祸,骗人钱财。

另外一说“雀门”还包括丐帮。丐帮在旧社会人多势众,号称天下第一大帮,该门历史悠久,据说其祖师爷为朱元璋,进帮须正式拜师,遵守帮规“十穷”、“八要”、“十戒”。丐帮以乞讨为生,肩背布褡子,手持打狗棒,身带酒葫芦,分红白两行当。

白行又称文行,以唱花鼓、说数来宝为生,身着各色补缀烂衫,沿街商铺乞讨,有穿白衣帽扮“无常”鬼,让一小孩牵着沿街要钱,另外还采用送财神、唱喜歌等向各家收钱。红行又称武行,乞讨方式有开刀子、打砖、伤残自己的身体,还有吹嗡叫街,用聒耳的噪声干扰你,你若给钱便走,若不给便不走,即为“喊不开”,甚至第二天还来,给钱了俗称“叫活了”。

此行门因不搞违法和反政府行为,介乎正邪之间,所以历代官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发展。解放后人民生活提高,丐帮绝迹。

八、柳门:为唱大鼓、琴书、快书等。

唱大鼓的江湖上称“柳海轰”,其种类多样,有京韵大鼓、西河大鼓、梅花大鼓、乐亭大鼓等,另外还有琴书、坠子、渔鼓。大鼓称书鼓,两面蒙皮、扁圆形,放在鼓架上,演者手持鼓板或铜制鸳鸯板,站着演唱,不论何调离不开十三大辙。新中国成立之前徐州较有名的是大鼓艺人张朝聘、张家成、郑良怀、张立仁,西河大鼓名家谭金秋,唱渔鼓的有朱元才、刘宪松、魏傻子,唱花鼓的卜庆春,河南坠子名家范筱英、周玉兰;徐玉兰、郭美珍,唱徐州洋琴的有张二妮、崔金兰等。解放初期在大同街曲艺实验书场演出,上世纪六十年代迁至“百花园”。

柳门之一行当快书,以说为主兼表演,不同地域和方言采用不同方式和风格,山东为快板书,手持月牙形的一对鸳鸯板,身着长衫,用山东话说唱,过去俗称“唱武老二的”,另外还有天津快板、上海的锣鼓书等。

在全国影响较大、流传较广的还数山东快书。此行当名声最响的当数山东快书表演艺术家高元钧,他14岁拜戚永立为师,上世纪四十年代随师曾来过徐州,在黄河沿卖过艺,后又到金谷里娱乐场鸣风茶社演出,专说“武松传”,在徐州十余年,他曾说过徐州是他第二故乡。

他桃李满天下,弟子200余,知名的小品演员黄宏的父亲就是高的得意门生。徐州著名的山东快书名家刘立武也是高元钧的军旅真传弟子。刘立武的“武松打虎”精彩段子,表演得神形兼备,尤其武松和老虎的内心活动,幽默诙谐,引得观众捧腹、喝彩。

以上是新中国成立之前徐州江湖上的各门行当。有利于人民的正当行当经过锤炼改造,被人们传承下来,发扬光大。有害的不正当行门随着时代的进步,被人们抛弃于历史的垃圾堆。